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出口和地产仍是主要支撑——4月宏观数据点评

出口和地产仍是主要支撑——4月宏观数据点评

 

5 月17日,统计局公布了4月各项宏观数据。
 
从4月经济运行情况来看,受上年同期基数逐步抬高的影响,多数生产和需求指标同比增速较3月有所回落。但从两年平均增速和环比增速来看,经济运行继续保持稳定恢复态势。
 
一、生产端
 
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6.8%,比3月份加快0.6个百分点。

 

三大门类中,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2%,两年平均增长1.7%,低于一季度的4.0%;制造业同比增长10.3%,两年平均增长7.6%,高于一季度的6.9%;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同比增长10.3%,两年平均增长5.1%,高于一季度的4.8%。
 
可以看出,制造业是拉动工业增加值增速回升的主要动力。而制造业生产加快,主要是受到需求端的推动。

 

从外需看,4月出口超预期增长,4月出口交货值由3月的15.9%上升至18.5%,创2012年3月以来新高;从内需看,房地产开发投资仍然保持韧性,1-4月两年累计增速较一季度加快0.8个百分点。
 
另外,4月PPI大幅冲高以及由此带动的工业企业利润改善,也对工业生产加快产生了推动作用。
 
二、需求端
 
1. 固定资产投资

 

1-4月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同比增长3.9%,比1-3月份加快1个百分点,好于市场预期。
 
三大支柱中,基建投资同比增长18.4%,两年平均增长2.4%,较一季度回升0.1个百分点,略低于市场预期。
 
4月以来,新增专项债发行放量,各地项目开工进度进一步加快,但国务院4月13日公布《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继续约束融资平台,且一季度财政预算内支出继续偏向于民生领域而并未向基建倾斜。
 
4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提出,“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官方认为二季度稳增长压力不大,不需要基建投资发力,预计财政支出大头将会后置到下半年,基建投资延续稳健速度态势。
 
1-4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3.8%,两年平均下降0.4%,较一季度回升1.6个百分点,但仍未转正。
 
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认为原因有二:一是外部环境复杂多变,部分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观望气氛较浓。二是企业利润去年四季度才开始转正,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的自主投资能力。
 
另外,今年以来上游产品涨幅过快,压制了中下游制造业利润空间,加上一季度制造业产能利用率由78.4%回落至77.6%,中下游制造业企业仍以充分利用现有产能为主,扩大投资的意愿不强。
 
1-4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21.6%,两年平均增长8.4%,较一季度回升0.8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强韧性。
 
市场端交投仍然活跃。1-4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两年平均增长9.3%,略低于一季度的9.9%;商品房销售额两年平均增长17.0%,低于一季度的19.1%。

 

70个大中城市房价也显示4月份各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涨幅略有扩大,这同4月居民部门新增中长期贷款再创历史同期新高互相印证。
 
在国家通过“三道红线”+“两个上限”+“两集中”加大房地产调控力度之后,房企拿地和新开工的速度在放缓,但施工和周转速度在加快。

 

1-4月新开工增速由一季度的28.2%回落至12.8%,但施工面积增速仅由11.2%回落至10.5%,与此同时,商品房待售面积增速由-1.65%小幅回升至-1.57%。由于库存不足以及房企加快周转策略影响下,房地产开发投资仍然保持韧性。

 

2. 消费
 
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7.7%,两年平均增长4.3%,较3月份回落2.0个百分点,大幅低于市场预期。
 
具体来看,4月商品零售同比增长15.1%,两年平均增长4.8%,较3月回落2.1个百分点;4月餐饮收入同比增长46.4%,两年平均增长0.4%,较3月回落0.5个百分点。
 
主要产品中,4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长16.1%,仅为上月增速的1/3弱;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7.9%,较上月的32.5%也明显回落。
 
4月假期中,居民出行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但旅游收入却仍低于疫前水平,显示出影响消费的最主要因素已经不再是消费场景,而是消费能力。
 
从收入端看,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和分化加剧,不利于消费回升。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低于GDP增速4月调查失业率回落0.2个百分点至5.1%,但1-4月新增就业人数仍然低于2018年和2019年同期。
 
从负债端看,居民杠杆率连创新高会限制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长。根据社科院数据,今年一季度居民部门杠杆率下降0.1个百分点,从2020年末的62.2%降至62.1%,为2012年以来首次季度性杠杆率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后续会继续对消费形成挤出。
 
实际上,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18.2%,两年平均增长6.2%,较3月份的两年平均增速回落0.6个百分点,或许也同消费能力有关。
 
3. 出口

 

4月按美元计出口同比增长32.3%,高于前值30.6%,超预期回升。
 
4月出口之所以好于预期,主要因为两个因素:一是外需持续向好。欧美4月Markit制造业PMI分别升至60.6%和63.3%,均创历史新高;韩国出口同比增长41.4%,创历史同期新高,显示全球经济复苏势头良好;二是订单转移效应。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疫情失控,其订单会进一步转移到中国和其他国家。
 
总体来看,4月经济运行主要体现为如下特点:
 
一是外需火热和房地产开发投资保持韧性,带动工业生产增速加快;二是居民收入增速放缓和杠杆率维持高位,对消费和服务业消费限制开始显现;三是PPI持续冲高,对中下游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形成侵蚀,制造业投资增速整体仍然低迷;四是基建投资保持观望态势,下半年可能才会发力。

 

三、政策面
 
4月政治局会议要求,“要精准实施宏观政策,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把握好时度效,固本培元,稳定预期,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这意味着宏观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
 
央行在此前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年内PPI将阶段性走高,未来随着基数效应消退、供给逐步恢复,PPI有望趋稳”“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货币政策同样会延续当前的“紧信用,稳货币”搭配。
 
下一阶段的政策着力点,一是促进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尽快恢复,二是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以城乡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支撑内需持续扩大;三是做好重要民生商品保供稳价;四是坚持房住不炒定位,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