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12·11政治局会议有哪些新动向?

12·11政治局会议有哪些新动向?

—— 12月1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点评

 

每年12月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主要是为随后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从此次会议来看,在艰苦而又圆满地完成各项经济任务之后,明年经济工作的重心将放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上。

 

2020年确实是新中国历史上很不平凡的一年。面对严峻挑战和重大困难,我国“保持战略定力,准确判断形势,精心谋划部署,果断采取行动,付出艰苦努力,交出了一份人民满意、世界瞩目的答卷”。除了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和三大攻坚战取得决定性成果之外,我国也如期完成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亦胜利在望。

 

能够在百年难遇的疫情冲击下取得这些成绩,充分证明了中央决策的正确与中国经济的韧性。目前我国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但新冠肺炎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中央强调要“强化机遇意识、风险意识,科学部署,狠抓落实,牢牢把握经济工作主动权”。

 

应该说,与7月底的政治局会议相比,中央对于明年的经济形势更有信心,对于下一阶段的经济工作也更有底气。

 

事实上,随着疫苗研发取得突破性进展和病毒毒性减弱,全球经济正在向“后疫情”时代过渡,疫后复苏成为主线,各国也将形成共振复苏的良好局面。IMF预测中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8.2%,在主要国家中仅次于印度。

 

考虑到明年的经济形势要明显好于今年,中央并未像近几年那样强调逆周期调节,仅以“继续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一笔带过,而将工作重点放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上。

 

特别是对以下几项工作的强调,更能看出中央的意图。

 

首先,“要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注重需求侧改革”需求侧改革的提法属于首次出现,与以往稳增长导向的“需求管理”相比,这一提法无疑蕴含了更多的改革意味。事实上,要形成“双循环”新格局,扩大内需应该是战略基点,但我国前几轮扩大内需之所以效果不彰,很大原因就在于仍然存在着不少堵点和短板,使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难以贯通。

 

以消费为例,近些年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持续回落,从2008年的21.6%回落到2019年的8%,主要原因就在于收入分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农村土地制度等方面存在阻滞,限制了消费潜力的释放。在明年经济增长无虞的环境下,正好可以同时加大供需两侧的改革力度,形成“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其次,“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近两年来,由于遇到西方国家的制裁,我国诸多关键技术面临着“卡脖子”问题,痛感强烈。而在疫情冲击之下,原本顺畅运行的产业链供应链出现停摆,一些发达国家藉此打算重构产业链供应链,使其更粗、更短、更安全,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在这种情况下,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因此,必须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加强基础研究、注重原始创新,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提高创新链整体效能。

 

针对产业链供应链问题,总书记11月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也谈到,一要拉长长板,拉紧国际产业链对我国的依存关系,形成对外方人为断供的强有力反制和威慑能力;二要补齐短板,在关键时刻可以做到自我循环,确保在极端情况下经济正常运转。

 

第三,“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地产调控在政治局会议出现频率极高,基调基本上一以贯之,目的是降低其对消费的挤出和对金融资源的挤占,促进国内大循环畅通。但“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提法则属于首次见到,其针对的应该是互联网企业的一些问题。

 

近些年来,我国互联网企业利用市场优势和监管套利获得快速发展,进而形成寡头垄断局面。它们在高效匹配供需、降低搜寻成本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企业的运营成本和居民的消费成本,引起了不小争议。

 

11月初监管在叫停蚂蚁金服上市之后,很快推出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近日部分省份反垄断工作座谈会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目的也在于此。从近期的监管导向来看,中央明显是想引导资本投向硬科技领域,而不是继续在消费领域无序扩张。这意味着互联网巨头们未来的生存环境将不像之前那么舒适。

 

最后,“要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必须要把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动态平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近期在永煤违约事件发生之后,监管层显然对于存量风险和增量风险都更为警惕。

 

郭树清在《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中指出了现阶段的一系列风险隐患,如房地产“灰犀牛”、高风险影子银行死灰复燃、银行业不良资产反弹、一些中小金融机构资本缺口加速暴露等。易纲在《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中则提到当前“金融监管和风险处置中的道德风险问题依然突出,市场纪律、破产威慑和惩戒机制尚未真正建立,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以社会稳定为由倒逼中央政府、中央银行承担高昂救助成本的问题仍未根本扭转”。

 

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除了强调“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和“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外,还要求“稳妥推进各项风险化解任务,坚决不让局部风险发展成系统性风险、区域性风险演化为全国性风险”。这些都反映出明年的监管政策将会更为严格。

 

总的来看,明年实现经济增长的压力并不大,这为我国深化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窗口期,预计中央将会从供给侧和需求侧改革着手,“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三管齐下,确保“十四五”开好局,以优异成绩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