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应对疫情冲击 美联储紧急降息

应对疫情冲击 美联储紧急降息

美联储紧急降息50个基点
 
3月3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1.0-1.5%区间,同时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
 
这次降息有两个特殊之处:一是时点。按照日程,3月19日将举行年内第二次议息会议,但联储选择在会议召开之前宣布降息,这是2008年12月以来的首次;二是幅度。自2008年12月16日降息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0-0.25%的历史最低水平以来,美联储无论是加息还是降息,都是以25个基点为单位,此次却下调了50个基点。
 
此次降息已有端倪。2月28日,由于当周美国主要指数下跌幅度超过10%,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美联储主席已经在一份声明中安抚市场,“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依然强劲,但是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活动带来的风险也在不断变化。联储正在密切监测疫情发展及其对经济前景造成的影响。我们将动用我们的工具,采取合适的行动来支持经济”。
 
市场已充分预期。降息之前,无论是Bloomberg还是CME,对降息50BP的概率基本都是100%。由于对降息已充分预期,美国主要股指在降息消息公布之后,先是快速拉升,然后又开始持续下跌。截至3月3日收盘,道指下跌2.94%,标普500指数下跌2.81%,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99%,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至创纪录低点的0.984%。
 
紧急降息原因:应对疫情冲击
 
近一个多月以来,虽然中国疫情蔓延势头初步得到控制,但在中国以外,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等国出现多起聚集性感染,确诊病例快速增加。2月26日,中国境外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量首次超过了中国境内。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28日在日内瓦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称,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风险级别由此前的“高”上调为“非常高”。
 
美国卫生官员说,疫情有可能成为全球“大流行病”,迟早会在美国出现社区传播。在此情况之下,特朗普宣布任命副总统彭斯做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大主管,负责协调医务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员,防止病毒在美国蔓延。
 
疫情首先在金融市场上得到反映。2月24日至28日当周,美国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10%,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跌幅。VIX指数从17.08上升至40.11,为2015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1.2%,创历史最低水平,3月期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国债之间一度出现20个基点的利率倒挂,为2019年10月以来的最大幅度,金融市场已经开启危机模式。
 
尽管实体经济主要指标仍然稳健。但2月以来ISM制造业PMI与Markit制造业PMI已经双双逼近荣枯线,后者甚至降至去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也面临着一定的下行压力。如果病毒在美国传播,可能会导致制造业出现停工潮,服务业遭受直接冲击,因此美联储提前降息50个基点予以对冲。
 
在降息之后的声明中,美联储表示,“美国经济基本面仍然强劲。然而,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活动构成了不断演变的风险。鉴于这些风险,并为实现就业最大化和价格稳定目标提供支持,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下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随后表示,“(疫情)对美国经济整体影响的程度和持久性仍然高度不确定,局势仍然不稳定。在这种背景下,委员会判断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作为回应,我们已经放松了货币政策的立场,为经济提供更多的支持。”
 
美联储降息影响分析
 
首先,降息尚未在美国金融市场上产生效果。当日美国主要股指仍收跌超过2%,原因除了市场已充分预期之外,可能还包括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这次降息存在一定的信号效应,美联储的紧急降息加重了市场对经济形势的担忧;二是市场可能认为货币政策对提振经济的效果比较低,因为疫情所带来的停工停产、消费减少并不是货币政策可以解决。未来政策能否收到效果,要看能否有效抚慰市场的避险情绪。考虑到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美股十年长牛之后多项指标已在高位,未来波动性将会明显上升。
 
其次,对实体经济效果有限。此次美联储要面对的问题并非源自金融市场本身,而是来源于疫情对资本市场信心的扰动和对实体经济的冲击。由于美国尚未广泛开展病毒测试,无法知道病毒传播范围,不确定性非常高。在此情况下,货币政策效果有限,聊胜于无。鲍威尔坦承,“我们的确认识到,降息不会降低感染率,也不会修复断裂的供应链。但我们相信,我们的行动将带来有意义的推动。更具体地说,它将支持宽松的金融条件,避免金融条件趋紧”。
 
其次,将会引发新一轮全球降息潮。3月3日,G7财长和央行行长举行了电话会议,会议声明称,“鉴于新冠肺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潜在影响,我们重申承诺使用一切适当的政策手段来实现强劲、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并防范下行风险。”货币市场目前预期英国央行将于3月降息27个基点,同时预期加拿大央行将于周三降息39个基点。在美联储之前,澳洲联储已经宣布将3月现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50%,创纪录新低。澳洲联储还表示,准备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下一阶段美国货币政策展望
 
从历史经验上看,美联储历次非常规降息均不是一次性行为,一旦开启均有后续降息跟进,因此此次非常规降息大概率不是宽松的终结。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美联储单次降息幅度在50BP及以上的共有32次,共分布在五个经济下行过程内,每轮美联储降息50BP都不止一次。如1982年石油危机后期共3次降息50BP,1984年-1987年共有10次降息50BP及以上;1991-1992年共有3次降息50BP;2001-2002年互联网泡沫时期,共9次降息50BP;2007-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期,共有7次降息50BP及以上。
 
从美联储的操作和经济金融周期所处阶段来看,当前情况与2001-2002年、2007-2008年两个周期更为类似:一是均处于经济周期的后半段,企业或者居民债务较高,股市处于高位;二是均发生重大突发性事件,且对美国经济造成了比较大的潜在影响;三是在降息前股市均发生较大幅度下跌,跌幅均在10%以上;四是事件发生后,美联储首次降息幅度均达50BP,比如2001年1月3日和2007年9月18日降息幅度均为50BP;五是美联储均有紧急降息举措,比如2001年1月3日、2001年9月18日、2008年1月22日,降息时点均早于正式的议息会议时间。
 
所不同的是,此次紧急降息发生在降息周期中,美联储去年8月1日选择降息25个基点,结束了此前连续9次加息的货币政策正常化过程。而前两次紧急降息都是终结了此前的加息周期,并标志着降息通道的开启。所以,与前两次相比,美联储降息空间非常逼仄。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此次降息之前,特朗普即在推特上对鲍威尔施加压力。降息之后,特朗普又写道,“美联储必须进一步放松,最重要的,要与其他竞争对手保持一致”。今年是大选年,特朗普为选情考虑,必然会继续敲打美联储。
 
考虑到疫情对经济带来的潜在冲击以及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再结合美联储此前的降息路径,预计后续仍有较大可能性继续降息。不过,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只剩下100个基点的下调空间,如果经济形势继续恶化,不排除出现新一轮QE的可能性。
 
我国货币政策对策
 
疫情发生以来,中央多次强调,要发挥各方面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具体到货币政策方面,中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在全球降息潮开启之后,我国货币政策操作将获得更大空间。建议货币政策从以下两个方面发力:
 
一方面,继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继续综合运用MLF、OMO、SLF等工具,满足金融机构流动性需求,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促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另外,可通过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释放长期流动性;通过下调OMO和MLF利率,引导LPR走低。目前市场上关于是否动用存贷款基准利率的讨论较多,基准利率自2015年之后就逐渐淡出,但在疫情威胁全年增长目标的背景下,可考虑择机下调,毕竟存款仍然是银行负债的大头,下调基准利率可以直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另一方面,充分发挥结构性工具作用。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由于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银行风险偏好较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够顺畅,结构性工具效果可能更好。一是定向支持实体经济。通过再贷款、再贴现、专项信贷额度等方式,协助中小银行扶持当地中小微企业;完善MPA考核框架的专项考核指标,引导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加大对制造业、小微和民营企业贷款的投放力度。二是降低融资成本。进一步优化“三档两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框架,通过更为优惠的存款准备金率、更大幅度的定向降准,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三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赋予再贷款工具新的内涵,诸如流动性再贷款、金融稳定再贷款等,从而在维持区域金融稳定、防范区域金融风险、化解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