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哪些关注点?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哪些关注点?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总结2019年经济工作,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2020年经济工作。
 
一、2020年的主要目标:稳增长
 
会议反复强调了2020年的重要意义。“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要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为‘十四五’发展和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做好经济工作十分重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是明年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
 
我们之前强调过,两个翻番是十八大报告中的唯一一个数字指标,是中央对全国人民的庄严承诺。因此,明年要“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预计明年的增长目标可能会设置为6.0%左右。 但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的环境下,稳增长具有一定难度,所以会议特别强调“我们要做好工作预案”。
 
二、2020年的财政政策:大力提质增效
 
会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更加注重结构调整,坚决压缩一般性支出,做好重点领域保障,支持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相比于去年的“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关注点转到了结构调整。
 
事实上,在去年减税1.3万亿,今年超过两万亿的基础上,地方政府的日子已经非常紧。预计减税降费再加码的可能性不大,此次会议的要求是“要落实减税降费政策,降低企业用电、用气、物流等成本”。专项债的规模可能也会小于此前的市场预期。
 
三、2020年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
 
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从去年的“松紧适度”转向“灵活适度”,进一步强调了灵活性。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应该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这预示着2020年货币政策仍将会通过下调政策利率引导LPR和融资成本下行。
 
进一步,“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是7月底央行信贷结构调整优化座谈会以来的提法,也是支持实体经济的新抓手。
 
四、2020年的杠杆率:基本稳定
 
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提的是“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的基本思路”,今年则调整成了“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在三大攻坚战中的位置也由此前的第一排到了第三。原因一是由于“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二是由于如果要实现稳增长的目标,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杠杆率上升。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前三季度宏观杠杆率分别上升了5.1、0.7和1.6个百分点,共计7.4个百分点,继续创造历史新高。在三大部门中,中央政府相比于地方政府,有一定的加杠杆空间;私营企业相对于国营企业,有一定的加杠杆空间。居民部门的杠杆率已经快速上升,但在“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要求下,也有一定空间。
 
五、2020年的房地产政策:三个稳
 
此次会议继续强调“房住不炒”,与12月6日政治局会议没有提到房地产调控相比,政策似乎有边际收紧,但其实不然。 因为:一是没有像7月政治局会议强调“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二是增加了“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表述,明确了地产调控的目的不是让房价下跌;三是强调要“全面落实因城施策”,意味着地方政府可能会有更大的自由度。
 
六、2020年的基建投资
 
相比于12月初政治局会议的表述,此次会议没有再泛泛而谈“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而是具体到“加强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川藏铁路等重大项目建设,稳步推进通信网络建设,加快自然灾害防治重大工程实施,加强市政管网、城市停车场、冷链物流等建设,加快农村公路、信息、水利等设施建设”,既有重大设施建设,也有补短板工程。
 
扩基建最大的难度应该还是资金来源问题。因为基建项目较难产生现金流,对资金来源的稳定性也就更为依赖。在地方政府债务收紧和金融监管加强的背景下,旧的融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如何保证资金来源进而实现项目高效运行和财务可持续是目前面临的主要难题。2019年被寄予厚望的专项债还需要进一步发挥作用。 此外,会议在部署2020年的重点工作时,首要的是“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这与以往直接部署工作相比并不多见。重点工作中对于民生问题、改革问题着墨较多,具体工作则集中在“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一项中,这些新变化也值得关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