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王静文:如何看待2020年三季度数据?

王静文:如何看待2020年三季度数据?

 

 

10月19日上午,统计局公布了三季度和9月的各项宏观数据。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前三季度累计同比增长0.7%,实现由负转正,继续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从9月单项数据表现来看,基本上都强于市场预期。

 

从供给端来看,工业生产已恢复至正常水平,服务业则加速修复。

先看工业。9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较上月的5.6%明显改善,持平于去年12月,均为2019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超出市场预期。

 

工业生产之所以持续好转,主要跟内外部需求同步回暖相关。无论是出口还是投资、消费目前都保持持续回升势头,从而带动制造业生产加速。9月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较上月加快1.6个百分点,成为工业生产的主要拉动力量。

 

此外,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7%,比二季度上升2.3个百分点,已高于去年二三季度的76.4%,进一步显示出工业生产修复已经完成。当然,今年9月工作日为22天,比去年同期多2天,也对工业增加值的持续好转产生正向推动。

再看服务业。今年上半年,我国的经济复苏突出表现为供给端快于需求端,工业生产快于服务业,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服务业的生产和消费明显好转。

 

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3%,比二季度加快2.4个百分点,同期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比二季度加快1.4个百分点。9月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2%,比8月份上升0.9个百分点。相对应的,9月制造业PMI为51.5%,比8月上升0.5个百分点。

 

作为例证,8月以来放开电影院线之后,观影人数逐渐上升。今年国庆档电影总票房达39.52亿元,仅次于2019年,为历史次高水平。截至10月15日,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市场累计票房达129.5亿元人民币(约合19.3亿美元),超越北美地区19.25亿美元的票房,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由于服务业在GDP中占比为55%左右,服务业的加速修复,将有助于GDP继续回升。

 

从需求端来看,三大动力表现出全面好转趋势,其反弹速度甚至高于供给端。

 

首先,消费出现“报复性反弹”特征。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3%,高于8月的0.5%,也高于市场预期的2.3%。

 

其中汽车消费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9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长11.2%,略低于上月的11.8%,但连续第三个月保持在11%以上的增长水平。今年汽车消费增长较快,主要跟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需求有关。具体到汽车消费档次,则呈现出“豪华车表现强劲、合资品牌相对较稳、自主品牌份额逐渐被挤压”的特征,显示高收入群体收入受疫情影响比较小。

 

除了汽车之外的消费品零售总额9月同比增长2.4%,较上月的-0.6%明显改善,今年以来首次转为正增长,也反映出其他方面的消费也在加速反弹。其中餐饮收入同比增长-2.9%,较上月的-7.0%继续大幅改善。

 

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人们外出就餐、购物的次数明显增加,这也相应导致网络购物增速回落。前9个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5.3%,较1-8月回落0.5个百分点。

 

此外,收入增长也对消费产生正向推动。前三季度1-9月份,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781元,同比名义增长3.9%,较上半年加快1.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0.6%,较上半年加快1.9个百分点。9月城镇调查失业率继续向下,比8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至5.4%。

 

其次,投资增速持续反弹。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0.8%,增速年内首次由负转正,上半年为下降3.1%。三大支柱均出现好转,其中制造业投资反弹幅度最大,基建投资最小。

 

前三季度制造业投资同比下降6.5%,降幅收窄1.6个百分点。目前制造业投资仍然处于负增长区间,但反弹速度明显加快。

 

其原因包括:一是终端需求好转推动价格回升,有助于企业扩大资本开支。8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9.1%,连续两个月维持在19%以上增速,利润增速改善有利于稳定企业家信心;二是产能利用率持续回升。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7%,已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三是政策支持。央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补短板、锻长板,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有利于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

 

前三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5.6%,较1-8月回升1.0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仍然表现出较强韧性,资金来源同比增长4.4%,高于1-8月的3.0%,销售额增速扩大2.1个百分点至3.7%,“金九银十”效应显现。

 

但“345”融资规则正在发挥作用,主要表现为拿地和新开工开始降温。1-9月土地购置面积累计降幅收窄0.6个百分点至1.8%,9月当月同比下降4.78%;1-9月新开工面积累计降幅缩小0.2个百分点至3.4%,9月当月同比下降1.95%。

 

前三季度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长0.2%,前8个月为-0.3%,同样年内首次由负转正,不过基建投资回升速度不够理想,这可能是三季度GDP增速略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

 

决定基建投资的主要因素是资金和项目。截至9月底,今年已发行新增专项债券33655亿元,仅余3845亿元未发行,债券发行已临近尾声,可以说资金来源基本能够保障,但并未大幅拉动基建投资增速,原因一方面是形成实物工作量尚需时间,另一方面可能源于缺乏好的项目对接。

 

最后,出口超预期好转。9月出口同比增长9.9%,再度超出市场预期,显示出强劲韧性。

 

推动出口好转的因素,既有部分地区疫情二次爆发带来的防疫物资和远程办公出口,也包括发达经济体经济触底反弹带来的外需边际向好。可资对照的,就是韩国9月出口同比韩国出口同比增长7.7%,疫情以来首次转正,且为2018年10月以来最高。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就是由于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且工业生产已经恢复至正常水平,而其他新兴经济体复工进程并不乐观,这导致相当一部分其他国家的出口订单转移至中国,这一因素将在未来几个月持续发挥作用,推动出口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水平。

 

总的来看,在疫情基本控制之后,我国三季度经济表现良好。三季度4.9%的增速略低于市场预期,但在主要经济体中已属翘楚。展望四季度,如果能够避免疫情二次爆发,则经济增速有望继续沿着复苏路径回升,GDP增速有望回到5.5%左右,政策面预计将会继续保持稳定,为经济持续复苏提供良好环境。

 

 

 

10月19日上午,统计局公布了三季度和9月的各项宏观数据。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前三季度累计同比增长0.7%,实现由负转正,继续成为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从9月单项数据表现来看,基本上都强于市场预期。

 

从供给端来看,工业生产已恢复至正常水平,服务业则加速修复。

先看工业。9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较上月的5.6%明显改善,持平于去年12月,均为2019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超出市场预期。

 

工业生产之所以持续好转,主要跟内外部需求同步回暖相关。无论是出口还是投资、消费目前都保持持续回升势头,从而带动制造业生产加速。9月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较上月加快1.6个百分点,成为工业生产的主要拉动力量。

 

此外,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7%,比二季度上升2.3个百分点,已高于去年二三季度的76.4%,进一步显示出工业生产修复已经完成。当然,今年9月工作日为22天,比去年同期多2天,也对工业增加值的持续好转产生正向推动。

再看服务业。今年上半年,我国的经济复苏突出表现为供给端快于需求端,工业生产快于服务业,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服务业的生产和消费明显好转。

 

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3%,比二季度加快2.4个百分点,同期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比二季度加快1.4个百分点。9月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2%,比8月份上升0.9个百分点。相对应的,9月制造业PMI为51.5%,比8月上升0.5个百分点。

 

作为例证,8月以来放开电影院线之后,观影人数逐渐上升。今年国庆档电影总票房达39.52亿元,仅次于2019年,为历史次高水平。截至10月15日,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市场累计票房达129.5亿元人民币(约合19.3亿美元),超越北美地区19.25亿美元的票房,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由于服务业在GDP中占比为55%左右,服务业的加速修复,将有助于GDP继续回升。

 

从需求端来看,三大动力表现出全面好转趋势,其反弹速度甚至高于供给端。

 

首先,消费出现“报复性反弹”特征。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3%,高于8月的0.5%,也高于市场预期的2.3%。

 

其中汽车消费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9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长11.2%,略低于上月的11.8%,但连续第三个月保持在11%以上的增长水平。今年汽车消费增长较快,主要跟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需求有关。具体到汽车消费档次,则呈现出“豪华车表现强劲、合资品牌相对较稳、自主品牌份额逐渐被挤压”的特征,显示高收入群体收入受疫情影响比较小。

 

除了汽车之外的消费品零售总额9月同比增长2.4%,较上月的-0.6%明显改善,今年以来首次转为正增长,也反映出其他方面的消费也在加速反弹。其中餐饮收入同比增长-2.9%,较上月的-7.0%继续大幅改善。

 

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后,人们外出就餐、购物的次数明显增加,这也相应导致网络购物增速回落。前9个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5.3%,较1-8月回落0.5个百分点。

 

此外,收入增长也对消费产生正向推动。前三季度1-9月份,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781元,同比名义增长3.9%,较上半年加快1.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0.6%,较上半年加快1.9个百分点。9月城镇调查失业率继续向下,比8月份下降0.2个百分点至5.4%。

 

其次,投资增速持续反弹。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0.8%,增速年内首次由负转正,上半年为下降3.1%。三大支柱均出现好转,其中制造业投资反弹幅度最大,基建投资最小。

 

前三季度制造业投资同比下降6.5%,降幅收窄1.6个百分点。目前制造业投资仍然处于负增长区间,但反弹速度明显加快。

 

其原因包括:一是终端需求好转推动价格回升,有助于企业扩大资本开支。8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9.1%,连续两个月维持在19%以上增速,利润增速改善有利于稳定企业家信心;二是产能利用率持续回升。三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7%,已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三是政策支持。央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补短板、锻长板,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有利于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

 

前三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5.6%,较1-8月回升1.0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仍然表现出较强韧性,资金来源同比增长4.4%,高于1-8月的3.0%,销售额增速扩大2.1个百分点至3.7%,“金九银十”效应显现。

 

但“345”融资规则正在发挥作用,主要表现为拿地和新开工开始降温。1-9月土地购置面积累计降幅收窄0.6个百分点至1.8%,9月当月同比下降4.78%;1-9月新开工面积累计降幅缩小0.2个百分点至3.4%,9月当月同比下降1.95%。

 

前三季度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长0.2%,前8个月为-0.3%,同样年内首次由负转正,不过基建投资回升速度不够理想,这可能是三季度GDP增速略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

 

决定基建投资的主要因素是资金和项目。截至9月底,今年已发行新增专项债券33655亿元,仅余3845亿元未发行,债券发行已临近尾声,可以说资金来源基本能够保障,但并未大幅拉动基建投资增速,原因一方面是形成实物工作量尚需时间,另一方面可能源于缺乏好的项目对接。

 

最后,出口超预期好转。9月出口同比增长9.9%,再度超出市场预期,显示出强劲韧性。

 

推动出口好转的因素,既有部分地区疫情二次爆发带来的防疫物资和远程办公出口,也包括发达经济体经济触底反弹带来的外需边际向好。可资对照的,就是韩国9月出口同比韩国出口同比增长7.7%,疫情以来首次转正,且为2018年10月以来最高。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就是由于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且工业生产已经恢复至正常水平,而其他新兴经济体复工进程并不乐观,这导致相当一部分其他国家的出口订单转移至中国,这一因素将在未来几个月持续发挥作用,推动出口继续保持较高增长水平。

 

总的来看,在疫情基本控制之后,我国三季度经济表现良好。三季度4.9%的增速略低于市场预期,但在主要经济体中已属翘楚。展望四季度,如果能够避免疫情二次爆发,则经济增速有望继续沿着复苏路径回升,GDP增速有望回到5.5%左右,政策面预计将会继续保持稳定,为经济持续复苏提供良好环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