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静文 >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与往年有哪些不同?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与往年有哪些不同?

 

 

一、篇幅缩短,结构调整


 

往年《政府工作报告》篇幅一般在两万字左右,分三个部分,分别是上年工作回顾、当年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要求和政策取向、当年政府工作任务,在当年工作任务中会再对当年的重点工作详细展开。

 

今年报告则缩减到了一万字,结构包括八部分:2019年和今年以来工作回顾、今年发展主要目标和下一阶段工作总体部署;加大宏观政策实施力度,着力稳企业保就业;依靠改革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增强发展新动能;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推动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确保实现脱贫攻坚目标,促进农业丰收农民增收;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围绕保障和改善民生,推动社会事业改革发展。

 

这种布局方式使重要任务更为突出。在全年时间已接近过半的情况下,引导各方进一步聚焦具体工作。

 

二、不设年度增速具体指标


 

今年报告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指标,报告解释说,“主要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这样做,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

 

这与笔者之前的预期一致。疫情冲击之下,数据已经失锚,而且后期国内外都面临不确定因素,制定合意目标的难度极大。在这种情况下,莫不如取消年度增速指标,引导各方将注意力放在抓好“六保”“六稳”上面。

 

此前中央已经明确,“六保”针对的都是当前突出矛盾和风险隐患,是直面和克服困难挑战的积极举措。在当前形势下,做到“六保”是底线,而实现“六稳”是目标。“保”是“稳”的基础,也是前提。因此,必须把“六保”作为“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和支撑,只有守住“保”的底线,才能稳住经济基本盘,为渡过难关赢得时间、创造条件。

 

三、财政政策被寄予厚望


 

之前政府工作报告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表述基本平均用力,但今年对于财政政策给予了更高的要求和期望。主要原因在于:在经济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企业和居民总需求不足时,货币政策的效果不如财政政策直接、有效。

 

财政政策的三支箭:1.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2. 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3.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3.6%的赤字率略低于市场预期,但“按3.6%以上安排”则又显示出后续还有空间;特别国债规模基本符合预期,并不像某些财政学者预测的那么高,应该是考虑到了银行和居民的承受能力,财政纪律约束还在,赤字货币化很难出现;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大幅度提高,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即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建设、重大工程建设。

 

考虑到当前地方政府确实存在困难,报告特别强调,“上述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强化公共财政属性,决不允许截留挪用”。而且,“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

 

四、货币政策重点转移


 

报告对货币政策着墨不多。主要包括三点:1.综合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引导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2.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3.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推动利率持续下行.

 

报告删掉了往年一般会提的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等表述。今年一季度,我国实体部门杠杆率由去年底的245.5%达到了259.3%,上升了13.9个百分点,幅度仅次于2009年一季度的14.2个百分点,为历史次高。4月末M2同比增长11.1%,社融规模增速同比增长12%,均已明显高于去年,已经基本上达到要求。但货币政策“牵马河边易,要马饮水难”,所以报告今年特别强调“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提高企业贷款货币便利性,推动利率下行,以直接降低实体融资成本。

 

五、最重要任务:稳企业保就业


 

“六保”的关键是保就业、保民生和保企业。保就业,才能保住民生之本;保基本民生,就是要帮助困难和弱势群体渡过难关;保市场主体,就是要保护人们赖以生存和就业的“饭碗”。可以说,“保市场主体”是六保的核心,只要保住了市场主体,就有收入,就会拉动消费、扩大市场需求,进而稳住经济基本盘,“留得青山,赢得未来”。

 

基于这一原因,我国的救助政策主要围绕着保企业展开,前期推出的8个方面90项政策措施都是为了推进复工复产和助企纾困。这与西方国家直接向居民发钱、帮助家庭渡过困境的措施截然不同。主要也是因为我国居民部门的储蓄率要高于西方国家,在面对疫情冲击时缓冲垫较厚。

 

稳企业的措施包括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以及强化对稳企业的金融支持。金融措施中值得关注的是:1. 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而去年为30%;2. 鼓励银行合理让利,意味着贷款利率要继续下行;3. 推动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完善治理,而去年是“支持大型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

 

 



推荐 8